2020年7月7日

[摘要]或许,这样的想法和方式只对于马云这类创业路上的“老师”受用,而对于其他学员而言,尤其是初出茅庐的九零后,这并不现实。

2015年3月,中国当代几个资本大亨柳传志、马云、冯仑、郭广昌、史玉柱、沈国军、钱颖一、蔡洪滨、邵晓锋等共同发起创办了湖畔大学,而他们的身份也造就了这所大学的不一般。

作为一所非典型商学院,湖畔大学至今已到了第六届,它的学员基本上都是在当今社会有着一定成就的人,比如在今年录取的49人中,就有搜狗王小川、完美日记陈宇文、奇葩说的马东等人,均是在自身领域上有着呼风唤雨之能力的人物。

在今年的开学典礼上,校长马云表示:“湖畔不是圈子,湖畔是一个思想交流的地方,我们坚持的是价值取向。我们不是利益共同体,而是价值观的共同体。”

那么,在汽车圈又有哪些人得以来到此处,与成功的企业家们进行一场思想的交流和碰撞呢?

汽车圈的“湖畔”学子

据汽车头条APP统计,从湖畔大学第一届到第六届的260名学员中,汽车类相关的学员共有12人。具体来看,这些学员平均年龄为39.5岁,其中最大年龄与最小年龄差为14岁,八零后创业者占比为70%,七零后创业者占比为30%。

这些和汽车相关的学员中学历最高为博士,仅有一人,即微微拼车的创始人王永;硕士学历占比33.3%,本科学历占比50%。此外,只有李想一人为高中学历。

从这12名学员所处的企业来看,企业规模小于500人区间的占比为33.3%,人数规模在500-1000人区间的占比为16.5%,企业人数规模在超过1000人区间的占比为41.5%;其中,上市企业占比为25%;融资情况来看,这12位成员所在的企业皆有融资的情况,最高为车和家,累计融资57.55亿人民币。

这些和汽车行业相关的学员平均创业年限为7.3年,创业八年的有两人,最长的创业时间为17年,即赖杰明所在的春风动力公司。此外,在这12名学员中只有一名女性学员,即滴滴出行的创始人柳青。

可以说,和汽车行业相关的学员在湖畔大学占比约为4.6%,而较少的学员和湖畔大学极为严苛的入学条件有关。

众所周知,湖畔大学的录取率应该是全世界最低的,因为要想成为湖畔大学的学员,必须创业3年以上,纳税满3年,公司规模超30人,年度营收3000万以上,另外需有3位推荐人,其中至少有1位是湖畔大学指定推荐人,即湖畔大学校董、保荐人或历届学员。如第六届的录取率不到3%。

虽然条件苛刻,但仍然有人趋之若鹜,毫无疑问随着学员的人数逐渐增多,在商业场上一个新的隐秘圈子正在悄然形成:马云的弟子们。

门槛、学费双高,却引社会各界精英人士纷沓至来,那么湖畔大学究竟有何魅力?又能让学员学到什么呢?

答疑解惑,有何“惑”

就如湖畔大学的“非典型性”,相较于其他商学院,湖畔大学不教成功,只谈失败,一如马云所言:“湖畔不是教大家怎么成功,而是告诉你别人怎么失败的”。

这对于已经在自己所在领域有着一席之地的企业家们而言,无疑更具吸引力。一如任正非曾在《华为的冬天》中写道:“十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在创业路上,危机感近乎是和企业家们相伴而行,汽车圈也亦然。

在2019年的第五期学员名单中,车和家创始人李想的名字赫然在列。高三就通过互联网广告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10万元的李想是可以被称为一个“天才”的,而和坊间类似的“天才”故事有着相似之处的就是,李想也没有参加高考。

没有高学历,这在企业家的行列中并不新鲜,但“学无止境”毫无疑问是他们共同的觉悟,马云在开学典礼上的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从商意味着永远学习,永远不能停下来。”

在创业路上,李想应该算是一个“敢赌”的人,2018年12月斥资6.5亿元收购力帆旗下整车资质的他,在2019年5月湖畔大学的一场讨论企业该持续扩张还是先盈利的辩论赛上就表示:“那些等着竞争对手在扩张中犯错的人,等来的往往不是机会,而是灭顶之灾。”

然而,到了11月,收购的资质就成了烫手山芋,李想不仅两次被列为被执行人还遭遇了多项合同纠纷,这时候辩论场上其他人的观点,或许能给彼时麻烦缠身的他一些新的启示。

这就一如马云所强调的,湖畔大学是思想交流的地方:“思想,思和想是不同的。思是反思自己的问题,而想是把别人的东西拿来哺育自己。”

人脉与圈子

虽然马云一再表示,湖畔大学不是圈子,但不可否认的是,“圈子”的形成是一个不可避免的常规现象。

以曾经闹得满城风雨的湖畔大学四期同学群的聊天纪录为例,当时滴滴正因女乘客遇害而被推向风口浪尖,4天之后程维、柳青现身道歉,但聊天群中一声声对柳青一边倒的声援却让这个道歉被打了折扣。

对于这一聊天纪录,一时间社会上也是议论纷纷,一方在探讨着企业家的冷漠,另一方则认为将聊天记录中的安慰视为同情滴滴是在上纲上线,对此马云也表态:“做得非常对,同学相互骂,跟文革有什么区别?”

且不探讨双方观点谁对谁错,仅仅是从聊天记录上的内容来看,“同学情谊”的背后是湖畔大学自身的“圈子”早已经形成,毕竟不论何时人脉与资源都是创业路上不可缺少的两大因素。

就好比马云虽然一再强调:“我特反对湖畔大学同学之间互相做生意。”但事实上这并不容易做到,比如2019年科大讯飞就与唱吧联手,打造更具互动感的车载休闲空间,而这两者均是湖畔大学第二届的学员名单中。

在2018年,老板电器与居然之家举办了战略发布会,计划在渠道、品类升级、营销、新零售、金融/物流、设计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而这两者也一样出现在了湖畔大学第三届的学员名单内。

虽然这之中可能存在着巧合,但从侧面来看,或许也就反映出了马云口中的:“我们不是利益共同体,而是价值观的共同体。”、“很多商学院现在变成了圈子,我们不需要这样的圈子。”有些过于理想化了。

或许,这样的想法和方式只对于马云这类创业路上的“老师”受用,而对于其他学员而言,尤其是初出茅庐的九零后,这并不现实。

诚然,创业不应过分迷信人脉和圈子,但毫无疑问这之中存在着的还是一个“渡”的问题。

从第一届走到第六届,可以肯定的是在创业圈,马云的学徒们正在不断地扩充着人数,而在汽车圈,马云的学徒目前则还是多集中于出行或新零售平台上,但李想的加入或许正在慢慢改变这一点。

曾几何时,造车新势力们被称为“特斯拉的中国学徒”,从而在汽车圈里造就了一个圈子,但特斯拉所带来的或许仅仅是技术方面的问题,而马云则是以一个企业家的层面去探究一个更为长远的“未来观”。

而马云的弟子们学成归来后到底能带来怎样全新的价值,随着湖畔大学日益的声势浩大,这个答案也正在被更多人期待着。

免责声明:该内容源自网络或其他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

九州平台娱乐网-线上体育真人扑克游戏 九州线上娱乐优惠-九州线上娱乐优惠 九州娱乐网-九州娱乐官网-亚洲线上娱乐网址导航 九州线上娱乐城_欢迎进入 九州娱乐在线平台